且陌云流

【柳澄】随笔(二)

一如既往的渣文笔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欢迎捉虫和建议呐√
要考试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更新频率你们懂得x

半日跋涉后,那妖邪出没的东泽村已近在眼前。

柳清歌透过缭绕的云雾俯瞰下方似乎平凡至极的村落,神色有些凝重。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正午十分,街上的人却稀稀落落少的可怜,有些人家更是门户紧闭,似是在防备着什么。原本应是集市的地方现下除了几个卖草编竹筐的老翁老妪,已是再无他人……怎么说都透着一股异样的气息。

实在是太安静了。

按柳清歌原本的计划当然是冲进深山→找到妖邪→直接打死→打道回府。

但现在……柳清歌沉默半晌,想起岳清源那再三叮嘱的“不要鲁莽不要冲动小心行事”,满眼的担忧像极了用心良苦的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诫着自家做事不过大脑的一根筋的熊孩子,柳清歌轻啧一声,还是决定先打探一番再做计议。

乘鸾剑身下沉不多时就降在那条冷清的街上,面前的老人惊讶的抬头,看见两人手中的剑身眼神倏地一亮,有些急促的开口道:“两位仙师,是来杀那妖物的吗?”

“嗯。”柳清歌应了一声。在这人过于热烈的神情下仍旧瘫着一张冰块似的俊颜。再度开口问道“你见过那妖物?”

“没……没见过。”那老翁面上一副惊惧的样子“见过的人都没了,什么都剩不下!”

“嗯?”柳清歌皱眉,“没有尸体?”

“没有……别说尸体了,第一次有人失踪时,我们村里有几个胆大的上山寻人,竟是连半块布料也找不见,就像……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后来,不管是猎户樵夫,只要是去深山里的,都再没出来过啊!”老翁小心的压低声音,显然是十分忌惮。

柳清歌环视一周,各家紧闭的门户还是没有丝毫动静,但他却能感应到院内屋内有活人的气息,再度问道:“为什么都躲在屋里,难不成那妖物还下山害人?”

老人叹了口气,“仙师有所不知,虽然这妖物一直都只是在山上活动,可谁又敢打包票他就一直蜷在那深山里呢?这东泽村本就是个小地方,住在这里的老老少少都算上也不过百十余人,这都已经没了十好几人了,自然是人心惶惶……家里有年轻人的不论男女,都不敢来街市上招摇了,不是说这些妖邪最喜欢吸人阳气了吗?万一被妖怪看见了可怎么得了!也就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活的够久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了,留在街上,只为给仙师们引个路罢了。”

柳清歌对他们这理论也是有些无话可说,若真是只食人精气的妖物,怎么会不留尸体,若真是战力超凡的凶邪……一扇房门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说到底,这行为也不过是为了求个自己心安罢了。

问了半天也没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知这妖邪品类形貌,能力法器。连那些所谓遇害的村民也都是处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尴尬境地,柳清歌却已是不想再听他们捕风捉影的畏忌论调,于是问明方位后便同杨一玄直奔着那所谓“有去无回”的后山而去,一阵疾驰中风鼓起的袍袖猎猎作响,把那些仙师小心啊以及感恩戴德的词句之类远远的甩在身后。

柳清歌平复了一下自己有些烦躁的心绪,对自己刚才磨磨蹭蹭问询情况的行为甚是不满。啧,所谓的谨慎行事果然还是别别扭扭的,还不如直接怼怪来得爽快。

不多时两人已经降在后山中的一片空地,柳清歌跃下剑身把乘鸾提在手中,凝神闭目神识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百尺之内的风吹草动尽收眼底。

环视一周,风平浪静。

再探一遍,波澜不兴。

柳清歌放出一声疑问似的单音节,再度睁眼时神色中有几分不解。

杨一玄到底还是少年心性,凑上前去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师尊,怎么样?那妖物在哪里?”

“没有。”柳清歌面上冷漠依旧,心里却也是纳闷的。按这家伙害人的频率,若是灵类,必定是怨气冲天的厉鬼邪祟。若是魔类,也必定是凶残嗜血杀性流露……百里之外就应该感应的清楚,没道理自己细细查探却无迹可寻啊。再度散开神识,得到的却是一样的结果,柳清歌不禁有些气闷,千里迢迢来找架干结果被怪放了鸽子?这可真是没处说理去。

权当这妖物擅些隐匿之术,柳清歌索性放弃用神识查探这一便利方式,瞬身走过偌大后山的每一个角落决定相信自己的眼见为实。

杨一玄跟在自家师尊身后转过一个个山头,逐个看过这重复的草木与单调的风景,把每一个普通至极的树桩都转上两遍,直把杨一玄原本的斗志昂扬转的几近抓狂,直把柳清歌一张冷气森森的俊颜转的黑如锅底……

那妖物还是没有动静

“可恶!这简直是在耍人玩呢!那妖物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杨一玄气恼的的回手一拳直打在身旁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上,无辜的遭受飞来横祸的大树晃了晃,簌簌的落下几片叶子。伴随着一声奶声奶气的“哎呀!”杨一玄却好像还是没解气似的冲着树干再度提起拳头——

……等等,谁喊的?

杨一玄倏地愣住,柳清歌却是比他反应更快,一个纵身就点着地面跃上枝干,乘鸾暴起横扫出一片浅蓝色的光晕,直把半个树冠都砍得光秃秃的。杨一玄也借此看见一个娇小的黑影忽然窜出,赶紧指向它逃走的方向喊到:“师尊,在那边!”说罢赶紧提剑追上。

柳清歌自是从发现那抹黑影开始就目光就一直锁定着它,半空中御剑的身形不停,手中扣着的两个灵力暴击就已接连发出,可前面的黑影却异常灵活,竟像脑袋后面也长了眼睛似的翻滚着躲了开去。

柳清歌暗自皱眉,倒是没看清这到底是什么妖物,只是那细瘦的羸弱样子,和自己想象中为祸一方实力强横的凶邪实在是差的太多,不禁生出几分失望来。

心念如电的同时柳清歌速度却是不减,眼看再有几息就要追上前面那道黑影,那一路逃窜的灵巧家伙却忽然停下了身形,一阵细微的水声后,只听那孩童般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和怒气吼道:“又来,又来!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都给我消失吧!”只见一个通体乌黑形状奇怪的东西快速向柳清歌飞来,他非但不躲不闪反而抢身直直迎上,手中掐起法诀直接凝出一道灵流,与那黑色物件正面相撞。然后他发现,那黑色物件似乎有逐渐变大的趋势?

不,不对,变大的不是那物块,是被撕裂的空间裂缝!柳清歌心下警惕,想要收招却已是为时已晚,黑色物块已行至身前,与手中灵气相撞之后反倒是扩展的速度更加迅猛,匆忙中再度甩出的一个灵力暴击却好像是入了无底洞一般被那黑洞吞吃入腹,柳清歌半个手臂被那黑洞卷入,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拖得他陷入其中,一片模糊与嘈杂中他听见杨一玄撕心裂肺的喊着师尊向他冲来,柳清歌在心里暗骂了句白痴,到底是怕他也被拖进这黑洞,乘鸾携着劲气急速飞出正打在杨一玄腹部,巨大的冲力直把他推出十尺开外,远离那黑洞拖拽的范围后才掉落一边,杨一玄简直急红了眼,捂着腹部顾不得疼就想翻身再度冲回,却见那黑洞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杨一玄看着一片平静的连微风也无都空间楞在当地,讷讷的道“师……师尊?”

当然没有人回应他。

——
这又是打着柳澄tag然而不带江澄玩的一章(诶?)
也许大概可能差不多下一章江澄就会出场了吧看我真诚的双眼x
更新不固定是个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讲好多次
(≧ω≦)/
以及可爱的小伙伴们真的不来评论区一起愉快玩耍嘛~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