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陌云流

【柳澄】随笔

题目待定~
第一次写文x渣文笔慎入
随性写,想到什么写什么
脑洞巨大,有bug请多包涵呐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高中狗一只+长弧更新不固定√
冷cp爱好者√
同好们一起来吃柳澄啊~



柳清歌感觉自己最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洛冰河那个小畜生自从得沈清秋默许之后几乎拿苍穹山派当自家后院一样,三不五时就来串串门,现下基本上已经是长期定居的做派了。啧,原本只在清净峰境内,自己虽不满却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最近……洛冰河却不知为何对百战峰起了兴趣,没事就千方百计的哄着骗着自家师尊向着这边来,什么观摩演武提升境界啊,什么各峰之间友好交流啊……有一次柳清歌甚至看见那洛冰河在安定峰弟子手里截了百战峰的补给,寻了明显尴尬至极的沈清秋一同送了来,尽是搞些无厘头的波折。

一开始柳清歌还以为洛冰河是来找茬邀战,好胜之心顿生,满心想的都是送上门的架不打是傻x于是提着乘鸾风风火火的迎上去,结果沈清秋在中间拉架也就不说了偏生洛冰河那个小畜生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竟是没有一场打的尽兴了,于是每次气势汹汹开始的打斗(柳清歌单方面)都会变成这样——

沈清秋(折扇在手抵偏剑锋,神色诚挚的。):“冰河年少无知,冲撞了柳峰主,沈某在这里替他陪个不是,还望柳峰主勿要见怪。”

洛冰河:(轻蔑的)“师尊何必道歉?反正十次也好,百次也好,他不还是打不过我。”

沈清秋:(挑眉轻斥)“不得无礼!”

洛冰河:(宠溺微笑)“好……全听师尊的。”

柳清歌:……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口′)/~╧╧

无法,柳清歌只得怒气冲冲的踩着乘鸾御风而去,任那个小畜生对着自家演武场眼泛绿光,耳边不时还能听到沈清秋几句全无威慑性的“胡闹!”

于是,即使身为一个合格的修炼狂人,在连续数日的打坐生涯过后,柳清歌也难免开始感到有些无趣了。而他悲哀的发现,自己贫瘠的几个兴趣爱好之间竟是没有了落脚的地方。
近几日不眠不休到处打坐,穹顶峰的修炼之处自己已是熟稔的无以复加,百战峰不能回,清净峰不能去……总不好去仙姝峰打扰自家妹妹吧?更何况仙姝峰的那些女修明明修为低于自己,每每看见他时神色总会异常……狂热?虽然疑惑仙姝峰这样的淡泊之地为何会出现那么多想和自己干架的好战分子(?)但柳清歌却也向来坚守自己不打女人的原则,每次都刻意的忽视着那些灼热的眼神和自己莫名脊背发凉的感觉逃也似的离开仙姝峰。

如此般的日子慢悠悠的过去,若干天后,岳清源在穹顶峰例行的开总结会议,刚提了一句“邪祟作乱,为祸……”柳清歌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向面无表情的冰块脸罕见的显出几分心向往之的急切来“在哪?我去!”

“啊!……咳”已经在枯燥的苍穹山大小事宜的消磨中额头一点一点昏昏欲睡的安定峰峰主愣是被这一声惊的睡意全无,差点一个前扑从椅子上栽下来。

到底是苍穹山派的一派之主,岳清源即使是对着柳清歌反常的表现也只是轻咳一声便收了思绪,温和道:“柳师弟愿去自是再好不过,不过这次的邪祟似乎非同寻常,已有不少普通百姓下落不明,甚至连先前前往的几个苍穹山普通弟子都是一去不回杳无音信……此事恐有蹊跷。不如柳师弟先回百战峰点上几个得力弟子或是寻其他峰主一同前往……不知柳师弟意下如何?”

柳清歌有些不耐的扫视一圈,岳清源坐守穹顶峰绝计无法下山,沈清秋一来就必定带着那个百无聊赖除了粘着他师尊就没事可干了的小畜生……果断排除,齐清萋身为女流毕竟不便,木清芳肩负十二峰上下疑难杂症的治疗也是脱不开身,至于那安定峰峰主……呵,完美承袭了他历任前辈战五渣属性的优良传统,若是真有妖邪难不成自己要带他去送菜吗?其余峰主更是与自己连点头之交都没有的不相熟,还不如自己轻手利脚孤身前往。

正待开口,却见岳清源眼中关切之色甚是真实,知他是真的忧心于此,柳清歌叹口气,毕竟是兄长般的角色,不愿拂他好意,将出口的拒绝转了个弯,道:“我带一玄去吧,此行于他也是个历练。”

“可……”岳清源有些不赞同的看向柳清歌,却见他神色坚决显然已有决断,只得无奈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啰嗦了,你务必小心,不要大意着了那妖魔的道。”  说罢从袖中拿出绘着妖邪出没区域的图纸递去。

“嗯。”柳清歌应了一声,也不多言,接过地图扫了几眼,向岳清源微颔首后就步履匆匆的离开穹顶峰,乘鸾的剑影在众人的视野中飞快的一闪而逝,转瞬之间就没了痕迹。

“哈……哈”新任的安定峰主扶着后脑,企图用尴尬的笑声冲淡尴尬的气氛“柳峰主……还当真是心急啊。”

岳清源一笑,依旧是好脾气的样子“他一向如此,不过是性子耿直了些罢了,绝非难相与之人……我们还是继续吧。”

“啊……哦,哦,好的。”那安定峰主在心中哀叹一声,做好了再度进入深度睡眠的准备,尽可能舒适的倚在坚硬的木质椅子上,准备接受下一波枯燥报告的洗礼(⇀‸↼‶)

——————我是柳清歌离开穹顶峰的分界线——————

杨一玄是在练剑的过程中被拎上乘鸾的,眼前景物倏地改变时这个专注武学的孩子脸上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懵逼。
半晌,杨一玄回过神来,看着自家师尊似乎与往日无异的冰山脸上暗挑的眉梢,并准确的读取出了其中的一丝欣喜,于是安下心开口问道:“师尊,我们这是去哪?”

柳清歌好心情的弯了嘴角,眸光里“终于有架干了”几个大字闪闪发亮,惜字如金的回应道“除妖。”

杨一玄暗下决心,这次定要让师尊看看自己这些天修炼的成果,不过……随着闲适的微风缓缓拂过他的面颊,明媚的日光闪烁着隐没于层云之后,脚下的山川河流连绵着向后退去,杨一玄忍了又忍,终还是开口道:“师尊,我们还有多久的路程?”

“半日。”柳清歌回道。

杨一玄沉默半晌,又道“那……师尊你能先放我下来吗?”他用眼神示意着自己被柳清歌拎在手里的衣领,飘在乘鸾一侧的双脚很合时宜的随风晃了晃。“其实……我也会御剑的。”
柳清歌:“…………”






虽然说是柳澄但这一章似乎完全没有江澄出现呢(˘•ω•˘)
不管是文字还是格式的错误都欢迎指出啦
再强调一遍更新不定呐重要的事说两遍x






评论(11)

热度(43)